热线

15011186454

面对难以逆转的生活困境 我们该怎么办

时间:2020-06-30 04:47

生物学上的生老病死几乎是不可逆转的,这也是为什么佛祖释迦摩尼在年轻的时候选择了出家,他从中生老病死中感受到生命的苦,并察觉生命的局限,进而反转了他的人生,走上了完全不同的路,开悟的路。

生命的困境,通常我们将它们分为两个方面,一个是自然世界,也就是生物学上的东西,一个是社会,也就是社会学上东西。

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讲,我们既无法改变自己作为生物学上的生命特征,也无法改变自己作为社会人的社会学特征。

所以,一个人,同时具备两个特点,一个是自然属性,一个是社会属性。我们同时有这两个方面的属性,但也同时受制于这两个方面的规律。

自然规律我们暂时是改变不了的,我们无法逆转生老病死。社会规律我们也无法逆转,对绝大多数人来讲,几乎不可能摆脱来自社会运作系统的约束,比如说金钱系统,比如说法律系统,比如说我们的价值观系统,等等!

我们既无力逆转自然,也无力逆转社会,于是自己作为自然和社会的一员,存在其中的过程,就会发生种种冲突和矛盾,引发焦虑与不安,进而造成生活的痛苦。

不过有个问题,被我们忽视了,这个忽视,是长久以来的忽视,是下意识的某种忽视,我们知道有自己在,但不知道去认识自己,也没有去追问自己到底是怎么回事。

比如说我们知道痛苦,知道难受,知道外在的一切都会引发我们的情绪反应,喜怒哀乐忧思惧,等等,这些都是我们的感受,很明显,很直接,很生活化,很常见,常见到习为为常。

什么是习以为常?好比我们知道空气对我们的重要性,但我们不会认为对空气本身进行追问,更加不会对空气进行研究。我们通常形容外人对自己的不关心,说成是对方将自己当成是空气,也就是当成不存在。

我们知道自己存在,但又很模糊,不是那么清晰。比如我们知道生气很容易引发冲突,所以我们用一些既有的道理来说服自己,让自己冷静下来。比如说冲动是魔鬼,不能让魔鬼吞噬了我们。生气会引发冲动,是不理智的行为模式。

现在的问题是,我们知道了冷静是好的,知道了生气是不好的,我们知道需要用冷静来控制自己,对抗生气。

我们是在对抗生气,对抗自己的脾气,之所以要对抗,是因为生活经验告诉我们,生气的时候可能会做出一些让自己很后悔的举动。我们知道让自己冷静下来,就是让自己能清醒,然后做出理智的判断。

生气不会是因为自己。它一定是有一个外在的因素引发,从而导致了生气。我们被外在的某些东西牵引,然后引发了内在的反馈,也就是生气。

我们知道让自己冷静下来,来对抗生气,本质上,就是在用内在,对抗外在的影响。外在能影响我们的东西很多。

身体不舒服的时候,我们的情绪不会很好,这是生物学的外在影响。跟价值观不同的人争论,也有可能让我们血压上升,导致情绪波动,引发不可测的情绪失控。如果物质生活无法得到满足,甚至无法满足生存的需要,也一定会引发情绪上的反应。

换句话说,外在对我们的影响,是无法改变的。外在的东西就是之前提到的,自然世界,社会世界。

不管是来自自然的,还是来自社会的,都不可能因为我们自己满意或是不满意而进行调整。自然或是社会,会根据自己的步调调整自己。

就像是有些事情发生了,有个规律立刻发生,然后就是诱发我们生气,比如说有人无理取闹,很大概率我们会生气,如果无端被人骂了,更加可能会生气。

被人骂了是一件事,我们生气了难受了,是另外一件事。这两件事之间有某种关联,也就是规律。

被人骂这样的事情,很大概率我们是无法改变的,而被人骂之后,我们会有难受的反应,这个规律,我们也是无法改变的!

这就是人生的困境:我们需要依赖外在的东西,不管是我们的身体还是这个社会的运作我,都是我们需要的。但同时,外在的东西我们改变不了,而外在的东西一定会影响我们,造成生活的痛苦和焦虑。

在外的东西无法改变,无法摆脱,单靠个人微弱的力量几乎是做不到的,所以我们能做到的就是尽力改变内在的东西。

外在的世界,不会跟随我们的意志走,但内在的我们,被我们的意志左右。我们是有可能用自己的意志来调整内在的自我,驾驭自我的。

被人骂了也好,生病也罢,这些事情在客观上一定会有发生的时刻,我们无力改变,所以就应该将注意力,将焦点,将重心,将精力,扭转过来,将更多的注意力放在内在的自我上。

将精力放在自己内在的自我上,原本不是那么清晰的自己,就会慢慢变得清晰起来。清晰之后,我们自己作为一个个体,受到来自外界的影响或许不会减少,不会减弱,但我们内在的反应,会减少,会减弱。外界对我们内在的伤害就会变轻!

我们可以相对自由而随意地看待外界对我们的影响,不以物喜不以己悲。和光同尘,云淡风轻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