热线

15011186454

历史上真有“苏三”其人吗,她的父亲又是谁

时间:2020-05-06 09:10

《玉堂春》苏三与王景隆的故事,从明代开始就广为流传,故有不少的文人学者,曾为之考证其人其事。其中有人说苏三的出生地在雁门关外山阴县,笔者出于乡土之情,故对其略作小考。

有学者说“玉堂春,原名周玉姐,大同周家庄人,其父周彦亨曾任过山阴县,七岁时家父去世,母亲将她卖至“留春院”,排行第三,故取名苏三……其真人真事,无多大出入,”

另《大同文史资料》载曰:“苏三原本姓周,名玉姐,父亲周彦亨,大同周家庄人,明孝宗年间,考中举人,后进京会试得贡生,殿试中十七名进士,封山阴县令,在上任的第二个冬天夫人生一女儿就是苏三,因出生的那天正下大雪,故取名玉姐……

又说:洪洞县说书的艺人弹唱苏三自己的一段表白:手弹琵琶把曲儿唱,过路父老听端详,苏三我祖家广平府,曲周县里生我爹娘,爹中进士为了官,大同府里把名扬,姓周双名叫彦亨,官名人称中书郎。”这是说苏三的祖籍之地原本是广平府(今河北之永年县),曲周县人,他父亲是在大同府为官,这是否是山阴县县令呢?按唱词有“官名人称中书郎”之句,就不是因“县令”在古代是不称“中书郎”的。

考:明代在山阴的知县,据《山阴县志》载:从洪武八年第一任蒋文焕起,至崇崇祯三年刘以守止,共五十七任、无周彦亨其人。

其中苗然是河北曲周县人,与苏三自弹唱词的祖籍相同,其人为山阴的第四十七任知县。隆庆五年任,进士出身,这与苏三自唱的父亲形象近似。不过在山阴任官仅一年时间,即被调往山东的临朐县,且与苏三的姓氏不符。同时苗然的进士是隆庆五年科的第三甲,第285名进士,并不是所说的“十七名”,其科甲也不相符。据此,还不能认定苗就是苏三的父亲。

另,第四十六任知县周悟,举人出身,河南裕州人,万历十三年任,十五年作州知州,复又调朔州知州,累官至南京户部湖广员外郎。此人与苏三的姓氏相符,但其官职不可称作“中书郎”的,籍贯和出身则不符,所以也不能认定即是苏三之父。

第三人是明洪武年的第二任知县周于敬。只可惜其祖籍,出身以及具体的任职时间都没有记载,其人名“于敬”与苏三“玉姐”之名谐音,这可能正是苏三的父亲,可能是小说家和曲艺家们把其父女俩之名给浑传了。

明代在山阴县的知县,第一任蒋文焕是洪武八年任,第三任王士嘉是洪武二十八年任。在这中间的二十年时间里就只有蒋文焕和周于敬两人,由于蒋文焕未载明具体的离职时间,所以也就说不清周于敬在山阴任职了几年知县,不过按两任二十年时间的空档来考虑,其任职的时间也是比较长的,明洪武年据《大同府志》所载:其州县任官的任期都在八至十年之间,这可能是由于明初缺少地方官吏的原因。

据《大同文史资料》载:苏三在其冤案平反了以后,王景隆本想与苏三正式结合,故上奏朝廷,想取得恩准。但朝廷则以“钦官正名”为由,不予准奏,可见在封建社会里,对苏三其人其事则是不可能被认可的。

明代天启四年,小说家冯梦龙又把《玉堂春落难逢夫》的故事,收编在《警世通言》的小说里说唱,所以苏三又以一个风月女子的身份被推上曲艺舞台,这出戏由于其情节动人,故事曲折,故流传很广。这样她的出身和家世在以后也很难证明。

《山阴县志》是明代崇祯三年由知县刘以守撰编的,由于“钦官正名”的原因,所以《县志》上只录了“周于敬”一个名,其余什么也未载,这在明代五十七任知县中很例外,据此如果周于敬确是苏三父亲的话,那么苏三的出生地在山阴的可能性还是存在的。

《大同文史资料》载:“苏三的父亲名叫周彦亨,大同周家庄人,”而苏三自唱的弹词说家在广平府,曲周县里生爹娘,“据此,苏三的祖籍应是广平府(今河北永年县)曲周县人,按中国“千里居官”的古制,如果把周亨说成是大同周家庄人的话,就绝对不可能任山阴的知县,要是山阴的知县,就可能是广平府曲周县人为切。不过“曲周”这个县名,对作为一个士大夫的周彦亨来说是很不吉利的。

在我国古代封建社会里的文人学士们,是很讲究“人名”和“地名”的关系,据此,周彦享有可能从“曲周”的祖籍,迁至今之大同周家庄,故又名“周士庄”,这个“士”字,有可能与周彦亨的迁居是有着密切的关系,又,其“彦享”二字,取意于“雁北亨通”之谓,苏三在自己的弹词中唱“爹中进士为了官,大同府里把名扬”即此说到这里,苏三的父亲到底是周于敬?还是周彦亨呢?笔者认为:周于敬和周彦亨是“两个名一个人”。

周于敬是其名,如《山阴县志》之所载即是,而周彦亨则是其字,如苏三自弹唱词之说是也,这两种称谓,有可能实际上就是一个人,据此看来,苏三的父亲曾在山阴任过知县之说,是有道理的。

苏三父亲的出身,《大同文史资料》之所载,说苏三父亲周彦亨是进士出身,但据《明清进士题名碑录》至崇祯十六年(公元1643年)计272年间,总计开84科,其中二万五千名进士中则无周彦亨或周于敬其人,可见苏三父亲所中十七名进士之说不切。

如果周彦亨确系进士出身的话,却是不排除所中元代进士的可能性,据此事推断其在山阴任官的年令,当在50多岁左右,因其是属于元末明初的一代人其在山阴离任之年,也已约近60岁左右,故苏三在未成年之际,其父母双亡的传说,很近乎史实的。

综合所述《玉堂春》的故事梗概,虽有来头,,却大多虚构,其故事情节的演义成很大,并不能确定是真人真事,不过,其故事曲折,情节感人,倒是给人一种真实感,这大概就是艺术的魅力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