热线

15011186454

80后的2020|“中国马斯克”舒畅:把中国首枚商

时间:2020-06-30 04:45

2020,后浪刷屏。这个时代似乎给予了后浪最多的赞赏与鼓励。但实际上,每一个前浪都是曾经的后浪。“80后”可以说是最早作为专属名词登场的一代人,如今,这个具有年代符号的一代人已全面进入而立之年,并正在甚至已经成为社会的中坚力量。谁也无法预料,在新的年代,每个人、每个企业将面对怎样的命运起伏。唯一确定的是,只有跟得上时代步伐的人,才能立足于新年代的天地之间。探索过、坚持过,也颓废过,迷失过,走在创业路上的“80后”顶住了这一切。今起,红星新闻推出一组“80后”创业者人物,让我们跟随他们的故事重新认识这个时代。

北京时间5月31日凌晨,美国太空探索技术公司(Space X)首次载人火箭发射成功,人类首次乘坐商业飞船进入太空,这让舒畅备受鼓舞。

“80后”舒畅是零壹空间创始人、CEO,也是中国民营航天的拓荒者之一。2018年5月,零壹空间第一枚固体商用亚轨道火箭顺利升空,让外界知道中国也有一群造火箭的企业家。舒畅也被称为“中国的马斯克”。

据媒体报道,今年5月以来,已有7家商业航天公司先后宣布融资,总金额超过10亿元人民币。但比起中国商业航天短短的历史来说,这仅仅是一波小高潮——

六年前,刚刚诞生的中国民营火箭成为资本和媒体的宠儿。金钱、人才纷至沓来,新的太空生意起步,民营航天成为“新风口”,那时各种自主研发、合作项目和发射计划,如火如荼地进行。

在舒畅看来,短暂的“春天”后,国内民营航天如今走到了十字路口。自2019年3月发射失利后,零壹空间至今还没有新火箭升空,其它民营航天公司也纷纷蛰伏,放缓节奏。

“这个行业肯定会重新洗牌。”舒畅说,和老一辈的创业者相比,自己在这个行当还只是后浪,但自己仍信心满满。

今年他的身份不单是公司的创始人,还同时是带领六大技术领域(火箭与总体设计、无线通信、智能控制、数据采集与测试、保障装备、固体动力)的首席产品经理,辗转于北京、重庆、西安三地之间,周末也经常在公司加班。

舒畅1985年出生于湖南岳阳,他也说不清楚是什么时候开始对航空航天着迷的。小时候,和很多男孩一样,那只是一件很酷的事情,但是进入大学,这件事开始具体起来。

2004年,舒畅考入北京航空航天大学,学习飞行器设计。在学校里,北航的老师经常给他们放战斗机首飞成功的视频,每次看视频舒畅总是很受鼓舞,那时他的梦想不仅是设计出天空中“漂亮”的飞行器,而且还想创立造飞行器的公司。

但是,当他将自己的“天空梦”与旁人分享时,一盆又一盆的冷水泼向他:中国国情不一样,不可能搞民营航天公司。

创业的念头始终没有消散,但是又不知道如何入手,舒畅选择从身边开始。2006年下半年,他开始做外卖,“饿了么是2007年才开始干,我比他们还早,但是我没有坚持下去”。舒畅说,后来他还尝试过两三次创业,但都没有坚持下去。

本科毕业后,为了弥补自己不懂经济的“短板”,舒畅进入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攻读经济学硕士,系统学习经济,优化知识结构。

2010年3月,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公司成立航天产业基金,主要投资航天行业及其技术领域。为了从产业视角观察这个行业,舒畅先应聘到这个创业团队做实习生,后来又凭着踏实和好学的劲儿,成功入职航天产业基金。

三年后,为了学习大型企业的运作,舒畅跳槽到联想控股,因为能力出众,仅一年便晋升为联想控股最年轻的投资VP。

“我在航天产业基金与联想控股做投资相关工作时,开始想的是投资一家民营航空航天公司。找了一圈后发现,这个市场并没有这么一家公司,于是便决定自己来。”舒畅告诉红星新闻。

2014年11月,《国务院关于创新重点领域投融资机制鼓励社会投资的指导意见》(60号文件)明确提出,“鼓励民间资本研制、发射和运营商业遥感卫星,提供市场化、专业化服务”。这让民营企业投入卫星研制、发射和运营全产业链不再是遥不可及;2015年,军民融合发展上升到国家战略层面,中国民营微小卫星企业开始涌现;《2016中国的航天》白皮书提到,鼓励引导民间资本和社会力量有序参与航天科研生产等航天活动,大力发展商业航天。

随着民营航天的政策“窗口”逐步打开,嗅觉敏锐的投资人意识到机会来了,这其中就包括舒畅。

对于未来的市场到底有多大,创业者们算法各异,但商业卫星发射供不应求是共识。按照民营航天企业蓝箭航天CEO张昌武的说法,到2020年全球将有超过6000颗卫星需要被发射,而除去美国的50%,剩下的可以触及的市场大概有100亿美元。

“我突然有一种强烈的使命感,如果我们不做,再过5年,Space X就将垄断市场。”舒畅说,他愿意做这个领域的先驱者,哪怕是“先烈”也是可以。

2015年,联想控股在香港联合交易所挂牌上市,上市第二天舒畅选择离职,放弃了价值数百万的股份,开始筹备一家民营航天科技公司,研制火箭。

同年8月,零壹空间航天科技有限公司在北京注册,这是国内首家营业执照上写着“运载火箭及其他航天器”的民营企业。

刚开始,很长一段时间,舒畅都在找人组建核心团队。他几乎每天都泡在航天某院附近的一家咖啡厅,约各个环节的技术人员谈民营火箭的可行性。在这家咖啡厅里,舒畅被拒绝了四五十次。航天某院在北京南五环,舒畅住在北五环,每天回到家时,妻子和女儿都睡了。

为了邀请当时正在航天某院工作的师兄马超加入,他经常到马超家附近的酒店大堂“蹲守”,一碟花生米两杯牛奶,把看似不可能的点一个个分析论证。“一直聊了4、5个月,从夏天聊到了冬天”。最终,马超答应加入,成为零壹空间的联合创始人。

2015年“平安夜”,Space X首次回收一级火箭试验成功。彼时,零壹空间正好公布消息,获得逾千万元天使轮融资。网上随之出现铺天盖地的质疑,“1000万造火箭,肯定是骗子”,“中国的创业者都是大忽悠”……舒畅没有理会这些质疑,而是理性思考、小心求证,将研发进度按阶段划分,并制定配套的融资计划。

半年时间,舒畅团队跑了多个沿海省和一些经济发达地区,但他多方比较后,最终选择和重庆两江新区合作,共同成立了子公司重庆零壹空间。由此,舒畅及其团队得以安心开始技术攻关,进行自主研发。

舒畅曾向几位著名的航天技术专家求证自研发动机的难度,对方普遍表示:“没有10个亿,三五年,根本听不到响”。他不得不下决心一点点去做研发,一点点去建立自己的供应链。

事实上,零壹空间仅用了9个月内的时间,自主研发了一款850mm固体发动机,并于2017年12月22日在江西成功试车。2018年5月17日,零壹空间用这款发动机在西北某发射场成功进行了OS-X火箭“重庆两江之星”的首飞。

▲零壹空间的“重庆两江之星”在西北某发射场成功点火升空。来源:零壹空间微信公众号

这是中国首枚民营自主研制的商业亚轨道火箭。舒畅记得,这枚火箭升空后,在天际划出了一道优美的弧线。当宣布飞行任务成功后,现场很多同事都热泪盈眶,相拥而泣。

也是在此之后,外界第一次知道中国也有一群“像马斯克一样造火箭”的企业家。鲜花和掌声蜂拥而至,有人甚至将零壹空间与Space X类比,称舒畅为“中国的埃隆·马斯克”。舒畅也获得了“2019年重庆市十大新经济领航人物”、“2019年中国青年创业奖”。

但是因为频繁打探空火箭,国内民营航天公司也受到了质疑。“将中国第一代航天人用过的技术包装成运载火箭、亚轨道火箭、返回式卫星……真的很可笑。”甚至有人称他们打探空火箭就是“放融资烟花”,为了博人眼球。

▲“重庆两江之星”火箭在中国西北某基地成功点火升空。工作人员正在做火箭升空前的准备 图据视觉中国

探空火箭是指在近地空间进行探测和科学试验的火箭,它只携带科学仪器进行亚轨道飞行,一般飞行高度在30公里至200公里之间。其具有结构简单、成本低、研究周期短、发射灵活方便等优点。

从目前的现状来看,国内多数民营航天企业都处于采购固体发动机、发射探空火箭的起步阶段,对于更大推力的液态发动机、运载火箭,红星新闻此前采访的多家企业都宣称正在抓紧研制中。而运载火箭的设计、制造难度远大于探空火箭。

舒畅承认,从技术层面看,零壹空间距离Space X这种可以发射重型可回收火箭的企业还有相当大的追赶空间,但是没办法,因为中国商业航天这条腿,才刚刚长出来。

据红星新闻此前报道,2017年已有17家民营航天企业获得投资,总额高于21.6亿元人民币,产业链上的各个企业合作加强,自主研发加快,更多合作项目和发射计划,正在如火如荼地进行。而零壹空间官网显示,公司目前已累计完成四轮融资,总金额接近8亿元。

“未来运载火箭可能就像高铁一样。”蓝箭航天CEO张昌武说,新的太空生意刚刚起步,现在首先是修路,谁找到入口,谁就能拔得头筹。

今年是民营航天的第五个年头,似乎走到了一个十字路口。2019年3月27日,零壹空间在酒泉卫星发射中心利用OS-M固体运载火箭将“灵鹊一号”B星发射升空,但火箭在一级分离后失去控制,发射任务失败。

事实上,这是我国民营航天的第二次入轨发射尝试,之前一次也未取得成功。2018年10月,蓝箭航天在发射中国首枚民营运载火箭“朱雀一号”时失利,三级出现异常,搭载卫星未能入轨。

▲2018年8月,蓝箭航天自主研发的运载火箭“朱雀一号”完成总装。这意味着中国第一枚民营运载火箭诞生 受访者供图

舒畅说,OS-M的失利,让零壹空间全体员工一年多的辛勤劳动付诸流水,他感到惋惜和遗憾。“但是,这让零壹团队对航天工程固有的高风险性有了更深认识,让我们更加清醒和倍加敬畏。”

舒畅向红星新闻坦言,今年是民营航天第五个年头,这个行业肯定会重新洗牌。但作为创业“后浪”,他还是很有信心,“因为和老一辈的创业者相比,这是一个‘大众创业,万众创新’的好时代,创业背后有着太多时代关于高科技的积累。”

虽然从去年发射失利后,零壹空间就再没有新火箭升空,但是舒畅并不着急。“目前最重要的事情还是坚定将运载火箭成功发射。”前不久,零壹空间在原有的北京研发总部基础上,于重庆集团总部设立了火箭设计部,全力投入火箭的设计和研制工作。

舒畅的偶像是他曾经任职的东家任正非,他认为从国内创业者的角度,光讲梦想和情怀是不行的,更应该脚踏实地做好产品和商业化。“华为从来没有提出过远大的梦想,但他们就是很专注于自己的领域,埋头苦干,把技术做得特别特别好。”

“未来几年,零壹空间将专注于把火箭技术做精做透,真正把航天技术商业化、民用化,以技术创新来降低成本,成为中国航天的重要补充力量,也真正将航天技术带进千家万户。”舒畅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