热线

15011186454

黄仲咸:倾尽家财做公益的“南安陈嘉庚”

时间:2020-04-04 18:48

艰苦创业积累巨额财富后,他变卖家产回到祖籍国和家乡,从事教育、医疗等公益事业;立下遗嘱要求子女不得继承遗产,毕生积蓄捐给自己所创办的基金会,用于祖籍国慈善事业;首创“金鸡母”模式,为慈善公益获取源源不断的资金支持

泉州网4月1日讯 (记者 许文龙 通讯员 黄文彪 叶奕达 林颖/文 福建省黄仲咸教育基金会/供图 (除署名外))黄仲咸(1920年—2008年),祖籍福建泉州南安,印尼著名华人企业家、慈善家。福建省黄仲咸教育基金会独资创始人,“金鸡母”捐助模式首创者。他少时离家赴印尼谋生,从小店员做起,靠着智慧、勤奋、诚信纵横商海有所成,积累巨额财富。20世纪50年代末,他回乡开启慈善公益之路,后变卖海外家产回到祖籍国定居,创办福建省黄仲咸教育基金会,同时将毕生积蓄捐给基金会,用于支持祖籍国教育、卫生、文化等公益事业。

南安码头、诗山、金淘三镇交界处,有一座高盖山。山脚下一棵樟树旁,曾是“开八闽文化之先”的唐代著名诗人欧阳詹少年读书的地方。

1920年,黄仲咸出生在高盖山下码头镇仙都村一个农民家庭,在兄妹八人中排行老三。父亲黄贤奕精明能干,租了一个小店铺,务农之余在村中做点小买卖。母亲叶直娘厚道仁爱、慈祥善良,总是乐于帮助比自己还困难的人。因子女较多,一家人日子过得十分贫苦,有时甚至连温饱都得不到保障。

童年的黄仲咸天资聪颖、机巧灵活。可能父亲也发现他的聪慧,期许他日后能成才,因此对他管教严格。因为家贫,7岁上学之后,他无法像其他孩子那样专心读书。课堂以外的时间,他必须下田帮父母做农活,上山砍柴拾草,在父亲督促下做些猪肉、水果、糖饼的小买卖……

1935年,15岁的黄仲咸南渡印尼谋生,其大哥在印尼一小岛开了一间小杂货铺,他在店里帮忙,很快就独当一面。后来,他到印尼另一个小岛,为亲戚打理一家小店。工作出色的他大受老板赞赏,很快获得高薪。于是,大哥买下那间小店让他独立经营。此后,他通过延长营业时间、增加销售商品种类、扩大小店的经营范围等方法,让小店生意很快红火起来。

20岁那年,黄仲咸被父亲召回老家,与出身书香门第的戴子媛喜结连理。可惜好景不长,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,印尼陷入战火之中。无奈之下他只好与家人道别,只身赶赴印尼经营那边的事业。临别前,父亲对他说:“你日后若挣了大钱,一定不要忘了老家的父老乡亲。”未曾料到,此行竟是父子的诀别。

返抵印尼后,黄仲咸买了一艘帆船,雇了4名当地的水手,沿着岛上的水路,深入到当地乡村售卖日杂用品并收购一些当地土特产。由于经营有方,生意大有发展。之后,他接手大哥的一个旧山地农场,凭着从小练就的农家本事,干起了种植业,耕种稻谷、香薯、玉米、山芋以及各种蔬菜,还办起养猪场。看到船运业有发展前景,他组建起自己的船队。

此后,黄仲咸将商业版图延伸到纺织业、造纸业、金融业、房地产业,先后成立南安公司、美华公司、大众福利银行、雅加达商业银行、必利达银行、必利达纸厂等,“做一项成功一项”。就这样,从无名小岛到雅加达,他靠着智慧、勤奋、诚信,一点一滴地积累和打拼,事业稳扎稳打,日益拓展,资产日渐雄厚,在印尼造就了一个华人的商界传奇。

20世纪50年代初,黄仲咸事业小有所成,带着妻儿一同前往欧洲多国旅行。旅途中,当地人对他十分客气。后来交谈中他得知,对方误将他认作日本人。当得知他老家在中国后,对方态度发生一百八十度转变,令他十分生气。这次出行让他深刻领悟到一个道理:“你个人再有钱,国家不强大,在外面别人依然会瞧不起你。”

“国家要强大,首先一定要重视教育,要培养更多的人才。”1959年,黄仲咸作为印尼优秀企业家代表,应邀参加新中国成立10周年庆典。他亲眼看见新中国成立后日新月异的变化,但也看到家乡依然落后和贫困。他当即决定,在老家捐建一所小学,取名仙都小学(现为“南安师范学校第二附属小学”),也开启了他在故乡的公益之路。

仙都村村委会主任黄永疆回忆,20世纪60年代,我国遭受严重自然灾害,农村各类物资奇缺。身居印尼的黄仲咸想尽办法,不断从印尼往家乡寄来面粉、白糖、药品和食用油接济邻里乡亲,持续了好几年时间。

“要改变家乡落后面貌,首先要从改善办学和就医条件着手。”黄仲咸曾不止一次向身边的人这样说。20世纪70年代末,他开始频繁返乡,不断捐献巨资为南安多所学校、医院兴建楼宇。对所有捐助项目的选定和实施,他都一一把关,有时一个月里有大半个月待在老家,到建筑工地视察工程进度,检查建筑质量。

“早年,卫生院只有镇区街边的几个小店面,条件十分简陋。”南安码头镇卫生院院长洪东河介绍,1981年黄仲咸得知情况后,当即捐建一栋两层楼房,让卫生院设立门诊部和病房。“黄老先生勉励我们要办好卫生院,努力培养人才,更好地为家乡人民服务。”洪东河说。

因公益活动所需投入的资金越来越多,黄仲咸从20个世纪80年代中期开始变卖海外资产,以获取资金支持国内公益事业。为确保其公益事业能持续运作下去,他不断探索公益慈善运作模式。1990年,他创建“南安县黄仲咸教育基金会”,把公益慈善活动职业化,广泛地开展奖学奖教和助学活动。

在黄仲咸看来,把钱存在银行只能获得微薄的利息,这钱是“死”的;而为基金会置办产业,让它能够自主经营发展,这钱就“活”了,基金会才能拥有源源不断的资金支持。他风趣地说,这像饲养“金鸡母”一样,能不断“下蛋”。为此,在1991年和1993年,他先后斥巨资在南安和厦门各建造一幢“必利达大厦”,并以物业出租的经营形式获取源源不断的收入,为慈善公益提供稳固的资金保证。

2000年,黄仲咸处理完印尼的所有资产,在厦门市定居,全身心投入公益事业,自喻为“落‘业’归根”。2003年,黄仲咸大病一场,痊愈后的他加快速度将财产过户给基金会。2004年,他把“南安县黄仲咸教育基金会”升格为“福建省黄仲咸教育基金会”。同时,他将南安必利达大厦和厦门必利达大厦两处房产正式过户给基金会。

2005年,黄仲咸将自己的800多万元存款及位于南安的60亩土地捐赠给基金会。同时,考虑到自己的财力几乎是基金会的全部经济来源,他在厦门市公证处立下遗嘱,将自己在海外打拼近70年的积蓄悉数捐献给基金会,妻子和子女也签下声明,放弃继承他的遗产。

2006年,黄仲咸将名下11000两黄金按时价售出,所得6458万元港币全部存入基金会外汇账户。至此,他捐赠给基金会的全部资产都完成过户的法律手续,基金会运用该资产从事物业租赁和理财投资等经营,获得源源不断的资金收入,如愿地实现基金会的“自我造血”,持续奉献社会公益事业。这就是他首创的“金鸡母”运营模式。

“像黄仲咸这样在海外艰苦创业、事业有成者不乏其人,拿出相当资金在故土兴办公益事业者也不乏其人。但像他那样竭尽全力,把全部资产投入祖籍国慈善公益事业,且用法律形式固定下来者,却是凤毛麟角。”已故福建省政协原副主席许集美曾多次这样评价黄仲咸“乐善好施”的难能可贵精神。

和捐赠亿万家财做公益的气概形成巨大反差的是,黄仲咸个人生活却十分俭朴。“他虽然很有钱,却比普通人更加节俭,因为他说省下来的钱可以做更多的公益。”提及这些,在黄仲咸身边和基金会工作40多年的基金会理事长助理刘清影总是潸然泪下。

定居厦门后,黄仲咸将家安在厦门必利达大厦顶层的半个楼层,另外半层是基金会办公室兼员工宿舍。他的卧室大小不过10平方米,一床一桌一柜,墙上安装着壁扇,别无其他家具,夏天一到热得满身大汗。“他和我们员工一样,吃住在这儿,都是一样的饭菜,我们吃什么他就吃什么。” 刘清影说,“有一次他兴趣来了,让我了解一下牛排多少钱,我告诉他一套三十多块钱,他就不吱声了。”

基金会秘书长林再发回忆,1993年他担任南安诗山中学校长期间,黄仲咸每周都给他打电话商量基金会发展事宜,通话时间都在早上七点以前。那时林再发的住所没有电话,需要到学校传达室接听,接上电话往往已超过七点。如此几次以后黄仲咸大发雷霆:“七点之前是话费优惠时间,你七点以后才接,话费又贵了,我想省都省不了。”

黄仲咸的节俭还体现在生活的方方面面:他平时穿的衣服大多是从地摊上淘来的,一件衣服穿了十几二十年也舍不得换新的;脚上经常穿的是一双十几元钱的粗布鞋,手上戴的是一双几毛钱的劳动手套,用破了也舍不得扔,缝缝补补继续用;出行轻车简从,乘坐飞机选经济舱,住宿选普通宾馆……

闽南人很重视八十大寿,但是黄仲咸没有任何要操办的意思,最后基金会工作人员凑了80元为他买了生日蛋糕,才让他的八十大寿有了生日的气氛。曾有人问黄仲咸:“您那么有钱,为什么不一边享受一边做公益?”他激动得从椅子上跳起来,说:“为什么要乱花那些钱?为什么不把钱拿去帮助需要帮助的人?这样国家怎么会强大?”

不少闽南人事业有成后,都会在家乡翻建祖屋、修葺祖坟以示“光宗耀祖”,黄仲咸却觉得浪费。他老家的瓦房只是花点小钱进行简单修缮,资金都被他用在建学校、村委会办公楼、骨灰堂和修水泥路等服务民生项目上,为家乡文化教育、移风易俗等办实事。

2005年,黄仲咸的妻子戴子媛去世,他只举行简朴的告别仪式,不让亲朋好友送花圈,不按闽南习俗做“功德”,而是把妻子骨灰盒放在自己的住所常“陪伴”。他把节省下来的钱在南安诗山中学和南安成功中学各捐建一幢楼,命名为“子媛楼”,用以纪念去世的妻子。

2008年7月30日,黄仲咸走完人生最后一程。他倾尽亿万家财做公益的善举,得到社会各界的赞誉和颂扬,被誉为“南安的陈嘉庚”。尽管他一生捐资建楼众多,却没有一幢写上自己的名字,大多以“仙都”“印华”“继志”“念慈”命名。他捐赠的每一幢楼,都不举行奠基或落成典礼,为的是节约资金,把钱用在实处。他去世后,基金会和受赠单位为了纪念他,才将一些学校大楼命名为“仲咸楼”。

“慈善公益是一项永久性事业,要永远做下去。”这是黄仲咸最常对基金会同事们说的一句话。黄仲咸辞世后,基金会秉承他的遗愿不断发展壮大。“我将与第三届理监事会同仁一道,秉承和弘扬黄仲咸先生的崇高精神,务实有效地开展各项慈善工作,不断推进我会慈善事业的发展。”如今,基金会在第三届理事长林树哲带领下,以积极饱满的精神风貌和担当实干的务实态度,继续为社会公益慈善事业做奉献。近年来,基金会每年公益捐资1300万元左右,在公益慈善事业不断取得新成绩,先后获得“全国先进社会组织”“支持老区建设先进单位”“福建省华侨捐赠公益事业突出贡献奖”“全国社会扶贫先进集体”“2015中国消除贫困奖捐赠奖”等诸多荣誉。

截至2019年底,黄仲咸及其创建的基金会公益捐资累计6亿多元人民币;独资捐建和出资助建的学校、医院楼宇及公益性建筑等有100多个项目,总建筑面积达19万多平方米;在省山区、老区已奖助高中、中专生110050人次,发放奖助学金7502.5万元;在南安市,已奖助师生37553人次,发放奖教助学金1981.6万元;在厦门、泉州已捐资350多万元慰问贫难归侨,帮助有困难的归侨子女上学等;在厦门大学、集美大学、华侨大学三所高校已捐赠490万元奖励、资助1820名品学兼优的家庭贫困大学生。此外,基金会还创设福建省黄仲咸文学奖,资助地方史志的编纂和出版,支持灾区群众重建家园,为家乡老人发放生活补贴等,持续不断积极参与社会公益慈善事业。

1988年,黄仲咸独资创办南安柳城中学。他去世后,基金会仍一如既往地支持柳城中学的发展。如今,基金会每年会拿出一笔钱,资助学校85名品学兼优的学子每人800元,并奖励教学成绩突出的优秀教师。“每年清明节前后,学校会组织所有老师和学生,前往校园里的黄仲咸铜像前,聆听黄仲咸的生平事迹。”柳城中学校长傅俊清介绍,每年清明节,学校会租车带着获奖励的学生和优秀教师代表,一起前往仙都村黄仲咸纪念堂举行拜谒仪式。“我们希望通过这些方式,培养学生们的社会责任感,让他们更好地传承黄老的‘大爱’精神。”傅俊清说。

黄仲咸三子、基金会副理事长黄湘江坦言,当初父亲变卖家产并将之全部捐给基金会时,作为子女的自己也无法理解,现在才真正体会到父亲的良苦用心。“我愿用我毕生精力,帮助老爸将慈善公益这项事业做好。”

“您的资助带给我极大的鼓舞,那是比雪中送炭更为及时的温暖,我感谢您”“我会奋发向上,争取一次次的进步,我一定会以您为榜样,做个有用的人,回报您的爱心,回报社会的关怀”……黄仲咸在世时,收到十几万封受资助学生写来的信件,表达了他们的感激之情。

“距离我获得黄仲咸奖学金已过去近三十年,我至今仍珍藏着当时黄老先生颁给我的获奖证书。”国家重点研发计划重点专项专家组首席科学家、第二军医大学教授、博士生导师苏佳灿满怀深情地说。1991年至1994年,他高中阶段连续三年获得黄仲咸奖学金。当时获得黄仲咸奖学金,对他而言既是很大的鼓励,也让他能更加安心地读书。事业有所成后,他牢记黄仲咸“大爱”精神,多次回乡参与大型义诊活动。

如今,许多当年受奖助的学生已成长为所在单位的中坚力量,有的成就斐然成为国家杰出人才。这些学生们成才后满怀感恩之情,秉承黄仲咸“恋祖爱乡,热心慈善”的精神,捐资支持社会慈善公益事业,成为新一代的爱心传递者。

“慈善是高尚人格的真实标记”。黄仲咸毕生躬行节俭,却散尽家财,一心行善。为了一句“大侨帮小侨”的承诺,他每年捐资慰问泉州、厦门地区上千位贫难归侨。

自1959年开始,黄仲咸及基金会捐赠公益累达6亿多元,曾被誉为“中国慈善第一人”。他待自己与家人十分严苛,对贫困学子则倾囊相助。他淡泊名利,所捐建的数十座学校、医院大楼从不具自己名字。他荣获“中华慈善奖提名奖”“感动福建十大人物”等多项荣誉,但更在意纪念馆那一面“信墙”上受助孩子的感谢信,认为是对他慈善事业的最佳褒奖。他没到中国投资营利,却将全部身家留给故园。他常说:“我爱我的国家,希望祖国强大起来。”他践行“想要把手中的公益事业办好,非全身心投入不可”。